D10游戏背景

1、历史

  这个世界的真正历史早已经被遗忘在尘埃之中,现存最古老的文献也只能追溯到数千年前的古战场“第十域”。在传说中,第十域是一个不会毁坏的战 场,只有最强大的英雄被允许在其上征战,而战斗的结果往往就能影响整个世界的秩序。还有传说称第十域的胜者手握创造世界的力量,正是这位胜者彻底终结了第 十域的存在,然后才迎来人类文明持续几千年的格局与动荡。

  那么,到底为什么这战场叫做“第十域”,这些英雄又到底从何而来、为谁而战?最终的胜者到底是谁?这些问题的答案大概已经永远无法考证了,而在世界各处的篝火边、饭桌前,每个民族都对“胜者”有自己的传说与解释。

  自由城邦沙法尔的人们相信他们的祖先“白女士”就是第十域上最终胜出的英雄,而黄金联盟的贵族们坚称他们的祖先“黄金龙”才是真正的胜者;沉沙 岛的熊猫隐者们在巨大的沙盘上推算着武魂的归宿,信奉森林之灵的花冕城之城则遵守着巨鹿神的教条,当然,他们也都认为自己信仰的才是真正的冠军。野蛮人的 辛加卡部落用巨斧证明他们的祖先最强,就连刺客组织“乌鸦”都在刀刃上刻着特殊的印记,他们说第十域最后的生存者一定是位狡猾的杀手。

  这场争论已经在世界上存在了数百年,亦或是上千年,但争论诸方中没有任何一派能拿出实打实的证据、证明自己所支持的英雄曾经统治了第十域。古老 的战场早已关闭,再没有英雄的血洒在干涸的土壤上,空气中也早就没了尸体与钢铁的腥臭;人类虽说还保有魔法与利刃,可他们中不再诞生能够改变世界的“英 雄”。

  直到“印记”出现。

  所谓印记,全称是“第十域印记”,它并不是被烙印在皮肤上、武器上乃至盔甲上的钢印,它存在于灵魂之中。太阳历812年,沙法尔出现了第十域陨 落以来的第一个“持印者”,当时那人立于沙法尔诸堡上空,他强大的力量甚至征服了空气与引力,祭司们在他的影子中颤抖着跪下,他们将他命名为“第一持 印”。

  还没等到整个世界从这种强大的力量带来的震撼中平复,世界各个角落就开始接二连三的出现持印者。有些持印者是突然觉醒,某天早上醒来他们突然感 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烧灼,然后他们抬起手,就发现自己习以为常的武术、枪法、魔力——都已被百倍乃至千倍的强化。也有些持印者生下来就带有印记,他们的降 生对于母亲来说简直是灾难,因为这些孩子甚少能在双亲身边平安长大,他们马上就会陷入各种势力的争抢之中。第十域的印记就像是神所能给予的最好的祝福,被 它选中的人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他们是英雄,是注定要在战场上厮杀的”生物”。  

  所以,也有人说这印记是一种诅咒。

  持印者马上就被用于战争之中。最开始肆无忌惮使用这种力量的,是辛加卡的长老们。野蛮人持印者“裂颅”手举重量惊人的巨斧左右劈杀,他们攻城夺 地,先是侵犯了沙法尔的大片田园,又洗劫了效忠于黄金联盟的几座富裕城池。一方面是为了应对侵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试验持印者的威力,沙法尔诸侯派出了第 一持印“米特”,黄金联盟派出了“巴伦卡侯爵”,这两位都是最早期的持印者,他们的力量毋庸置疑。

  战斗在一座名为绿泉湾的港口城市附近进行了将近半个月。探子们从前线传来的战报越来越离奇,他们提及了巨大的爆炸、大地的裂隙、力量带来的空间 扭曲……当首领和长老们终于感觉不妙时,当贵族们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高脚杯时,他们已经永远错过了阻止这场战斗的机会。太阳历817年,绿泉湾在三位持印者 的争斗中被彻底摧毁,被牵连进这场灾难的平民将近四万人,唯一一个逃生回来的探子坚称他看见了三个身影即使坠落地陷裂口也仍战斗不休,他指天发誓说那三位 持印者甚至在笑,尽管他们的身影已经被大地彻底吞没。

  持印者的力量可能会毁了这个世界——这是所有统治者们学到的第一课。

  在那之后,各国都开始谨慎地控制持印者的力量,尽管他们还在尽可能挖掘自己境内的强大持印者,但却不敢贸然将他们投入战场之上。另一方面,人们 也开始逐步明白了第十域存在的真正意义:一座不会毁坏的战场,一片可以肆意厮杀的城池,第十域的存在正是为了给拥有印记力量的人彻底展现力量的机会。或许 在上古时期所有人的祖先正是利用这处战场来容纳所有英雄,他们代表自己的国家出战;国与国之间不用再堆砌战争武器,也不用再奴役人民、逼他们上战场,因为 持印者的力量凌驾于想象,持印者的胜利就代表着国家的胜利,这一点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于是,在所有大国的支持之下,人们在一片远离人烟、空间裂隙频出、没有任何政权管辖的废地上兴建起了一座巨大的战场。这战场模仿了各个民族神话 中的“第十域”,它的用处就是供持印者们搏斗。直到人们开始修建这座新的世界战场,学者们才意识到各个种族间对于传说中的“第十域”竟有着如此相似的描 述。它应该是由一道巨大的石门把守着的,石门沉重而静默,只有拥有持印者力量的人才有能力推开它。而战场内部则是由数条小道构成的交错地域,到处都是供英 雄们躲藏与偷袭的角落,又到处都有可资利用的资源。这是一处精心设计的屠杀之地,就像野蛮人谚语中提到的一样,“进战场总得有人死,最好死的是敌人”。

  每当国家之间起了争执、每当杀手与猎物谈不拢了,持印者就可以申请进入战场进行厮杀,用力量争取话语权。当然也有人反对建立这座新战场,有些学 者提请人们注意当年的第十域为何会崩塌消失,而之前古文明的没落为何又正巧跟第十域的消失同时发生;有人说持印者的力量早晚会溢出战场波及整个世界……他 们或许是对的,但战场还是建起来了,而且它绝对不缺斗士。

  “新第十域”建立数年来,已有成百上千的持印者投身其中,但却从没有任何持印者从中退出。无法坚持战斗的人们会在离开之前被杀,而那些继续战斗 的人,他们根本不需要理由。各国国民也把这座战场看作是赞美祖先的机会,白无忧的每一次杀戮都在证明武魂的强大,千叶的奇妙攻击代表着沙法尔城邦魔法研究 的精粹;格里菲斯是黄金龙的子嗣、梅尔顿要颂扬巨鹿神的名字、西蒙和希瑞代表着野蛮人的荣光……

  当年在第十域中真正获胜的是谁?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接下来将要获胜的是谁,重要的是你杀掉挡在你利刃前的所有生物,重要的是将印记的力量燃烧到最热…… 

  战争,这是属于你的战争。

2、势力&信仰

自由城邦沙法尔:

  19个小城邦组成的自由城邦联盟,其中血统混杂,各个种族交融。

  近几十年来一直在鼓励机械技术发展,是个野心勃勃的新势力。

  现任联邦首脑是“猎鹰”胡赛,一位靠香料生意发家的大富翁。沙法尔诸侯基本都是富可敌国的商人。

  沙法尔诸邦并没有统一的宗教信仰,这可能是大陆上唯一一个不需要信仰也能生活的国家。又或者,“金钱”就是他们的神。

  现在沙法尔的主城位于首脑胡赛的家乡,安卡拉;但曾经它的主城位于沙法尔城。自从“东族”突然出现之后,原住民统治者们渐渐刻意转移他们的权力和财富,沙法尔城现在被称为“主堡城”,其中的居民主要是黑发黑眼的东族。

  至于为什么沙法尔人会那么好心地把首都让给突然出现的外来者呢……他们一开始显然不想让,但东族似乎拥有不属于这片大陆的奇妙力量,他们的女性 擅长法术,他们的男性擅长白刃战,更可怕的,是他们之间那异常强大的归属感与团结。擅长计算利润的沙法尔人马上就算出这场内战不划算——倒不如让出一座地 理位置本就不算太优的城市,换取这个强大种族的忠诚……

辛加卡部族:

  位于大陆北方的野蛮人部族。名叫辛加卡是因为现在的部族首领是辛加卡部族的人,他们旗下有几十万劫掠为生的野蛮人。

  辛加卡部族热衷于收集敌人的头颅,然后交给部族内的巫医以秘药制作“皱缩头颅”,这种恐怖的装饰品是野蛮人勇士们的骄傲。 

  辛加卡部族首领的姐妹会被称为“刀剑姐妹”,她们享有裁决首领的权力。事实上,死于刀剑姐妹之手是许多过于嗜杀的部族首领的最终下场,在杀死这些首领之后,刀剑姐妹也会自刎。

  野蛮人部族不事耕种,只放牧必要的战马和献祭用的牲畜,他们的全部经济来源就靠掠夺。辛加卡部族把定居在城市里、睡在柔软床铺上的人们视作懦夫,他们认为这些人努力劳作的目的,正是被勇敢强壮的野蛮人“收割”。

  野蛮人崇拜“光”。并不是某位特定的神祗,而是“光明”本身。在他们的传说里,晨光象征着女人的生育,因为婴孩经常在清晨呱呱落地;而暮光象征着死亡,血红的晚霞会带走许多老人。强烈的火光是勇士的象征,出站前他们都会站在熊熊燃烧的火把前接受祝福。

  野蛮人鄙视枪械和各种机械玩意儿,对魔法也不太精通,但他们的天生神力、疯狂的杀戮欲,再加上血迹斑斑的巨斧,都足以弥补这些劣势。

黄金联盟:

  黄金联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贵族公国,它的国民自称黄金龙的后裔。

  黄金联盟的贵族们以自己的传统而自傲,他们对外界有种天然的鄙夷,认为大陆上的其他国家都只不过是交了好运的暴发户而已。

  黄金联盟的徽记是两只翅膀交叠的雄鹰,一只象征王权,另一只象征统治。现任联盟领袖是月轮公国的布伦卡大公,他的儿子泰勒是下一任联盟领袖的热门候选人。

  为了不使黄金龙的血统掺入低贱的血液,黄金联盟数百年来只在联盟国内部联姻,政治关系也因此错综复杂。这里盛产高贵的骑士、待嫁的公主,还有没完没了的勾心斗角。

  黄金联盟拥有目前全大陆最为强大的陆军部队,他们装备着与数百年前无异的金色盔甲,这种盔甲的样式甚至能追溯到初代“第十域”,据说他们的祖先黄金龙也戴过一模一样的头盔。

  但黄金龙理应是龙类……为什么会跟人类有一样的头颅形状呢?黄金联盟的史学家对此的解释是“黄金龙是一位伟大的变形法师”,而沙法尔诸邦的历史学家则认定黄金龙是一位姓黄,呃,叫金龙的人。 

花冕城:

  花冕城是位于大陆中部精灵国度,它的名字来自于巨鹿神传说中的“当巨鹿进入梦境的时候,世界的各处都开了花”。

  精灵们以森林为家,森林的敌人就是他们的敌人;巨鹿神的教条之一就是“敌人每踩断一根枝条,就要打断他的一根肋骨”。

  尽管寿命非常长,但这些精灵依旧保持了旺盛的好奇心,他们对外界、对人类都很有兴趣;在过去,精灵与人类通婚的事情曾经屡屡发生。

  现在的精灵女族长“白泉”已经统治了超过四百年。在她的统治下,花冕城组建了边境巡逻队,精灵弓手和林中法师们日以继夜地巡守着精灵与人类国度之间的边界。精灵和人类的交流也因此减少了许多。

  据说白泉之所以厌恶人类,是因为一次不大成功的恋爱经历……但这件事在花冕城可是绝对的禁语。

  花冕城的精灵们信奉巨鹿神,在他们的传说中,巨鹿神是第十域最后的胜者,他是一头巨大的青色雄鹿,眼睛像青金石一样深邃,毛发上开着花。

  沙法尔诸邦的历史学家曾经指出第十域的所有参赛者理论上讲都是“人类”,但这位史学家于其后被乌鸦的刺客谋杀……至于雇乌鸦这么干的雇主是谁,目前还没有确切调查结果。

沉沙岛:

  沉沙岛位于大陆西方,是一片风貌漂亮的群岛。这里是熊猫人聚集地。

  熊猫人的社会结构与大陆上的任何种族都不同,这可能跟他们离群索居的地理位置有关。沉沙岛上的最高领袖是“大导师”,他的统治团队被称为“学院”,每天议政时会有大量人民旁听,只要语言礼貌得当,所有人都可以在议政之后发表自己的意见。 

  直到一百年前才刚刚有熊猫人零星踏入其他种族的世界,据说这是由于现任大导师“金掌”的改革措施。

  虽然熊猫人喜欢喝酒,喜欢管闲事,还有那么点好为人师。但总的来说大陆上的其他种族都对他们印象不错。这些毛茸茸的家伙生就一副热心肠,正义感超强,而且很喜欢交朋友。

  沉沙岛信奉武魂。熊猫人相信真正的武士永远不会死,他们的灵魂会混入武魂之中,后世的每一个英雄都是他们一部分灵魂的转世。

  熊猫人不喜欢以强大的力量压制敌人,他们喜欢充满竞争性的“比试”,而不是“战争”。因此,离开沉沙岛的熊猫人无不惊讶于其他种族之间的连年战乱,怎么能杀死自己的对手呢……那以后不就没的比了吗?!

乌鸦:

  “乌鸦”是大陆上最著名的秘密刺客组织。这话说起来有些奇怪,既然是“秘密刺客”,又怎么能“著名”呢?事实上,每个暗杀者都可以称呼自己为乌鸦,与其说它是一个组织、一个国家、一座城池,倒不如说它更像是一种流通于不法之徒内部的信仰。

  乌鸦也有领袖,这位领袖跟乌鸦的所有成员一样,自称乌鸦。作为领袖的乌鸦似乎是位苍白的人类女性,她很少在一个地方住的太久,而她出现在哪里,一定意味着有严重的罪行正要发生。

  据说第一位乌鸦正是第十域当年的胜者。在暗杀者们口耳相传的古老故事里,这位“乌鸦”也是女性,她匍匐躲藏在战场的阴影处,等到其他英雄搏杀至只剩一人的时候,她一跃而出取了这人性命,让自己成为最后的胜者。

  雇佣乌鸦们的费用相当高昂,据说这些钱中的七分之一会流往他们的领袖手中,然后当乌鸦们丧命任务之中、一家老小无人照顾的时候,就会有身穿黑衣的神秘女人给遗孤送来成袋的金子。

  乌鸦们没有统一的服装,但他们都会佩戴缀有乌鸦羽毛形状坠饰的银项链。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公司名称:浙江秒直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温岭市温岭市太平街道河滨路304号